当前日期:
最新通告
刘庆山校长:七中大门口《论语》摘句释义
作者:办公室  文章来源:办公室  更新时间:2018/7/2 9:54:12  浏览次数:267

《论语》智慧:做好这三件事,你的人生将否极泰来,越来越顺
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
这段话出自《论语学而第一》,也是此篇的第一章。虽没有多么艰深的辞藻,但却位居首篇首章,想是有它的特别之处——悦与乐。此章开宗明义,为我们揭示了一个道理:人生一世,若能做好这三件事,何乐而不为?


学习,是一辈子的事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

学,是儒家非常看中的一个问题,几乎贯穿于《论语》全书。这里的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别,广义上的学是指在生活实践中获取的知识,狭义上的学是指文献知识。

孔子的学生子夏曰:“贤贤易色;事父母,能竭其力;事君,能致其身;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虽曰未学,吾必谓之学矣。”子夏说:“重视德行替代重视容貌,侍奉父母能尽力量,侍奉君主能献出自身,结交朋友能信守承诺。他虽说没有学习过,我一定说他已经学习过了。”

这里的学是广义上的学,它不是静坐于室,抱书卧读,而是走出书房,实践于生活。“世事洞明皆学问”,然。注重德行的修养,赡养我们的父母,忠于自己的国家,这本身就是一门大学问。人活一世,若能将这些都做到了,那可真是一位大学者。

子曰:“入则孝,出则弟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仁。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”

孔子说:“年轻人在家里孝顺父母,在外面敬爱兄长,谨慎、信实,博爱群众,亲近有人德的人。做了这些还有剩余的力量,就学习文献知识。”

这里的学是狭义上的学,它需要静坐于室,静气凝神,抱书卧读。

习,数飞也。鸟儿为了能自由的翱翔天空,必须反复的练习。而我们人类若想掌握自己所学的知识,就必须反复的温习,就像鸟儿反复的练习飞翔一样。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”也许是对“习”的最好的解释。

初生的我们是无知的,我们需要学习来拯救自己的无知。当我们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去认识世界时,那是令人感到快乐的一件事。那是久处黑暗之穴,而目光明的喜悦;犹如久居野蛮之地,而临文明之处的兴奋。此乃人生之一乐也。

这种人,最值得深交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

如果说学习是为了完成本体的认知,实现自己的升华。那么交友就是将本体放归社会,走入群体。

人类是群居动物,我们不可能永远一个人存活在这世上。除却亲人,朋友应该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珍贵。

孔门学子以远方友人来访为乐,可见孔子不仅注重学与习,友与朋也是重中之重。

孔子所说的友朋不是泛泛之交。关于交友这一问题,孔门有着严格的门规。

子曰:“不得中行而与之,必也狂狷乎!狂者进取,狷者有所不为。”孔子说:“得不到合乎中庸的人在一起,那么就与狂士和洁者吧。狂士积极进取,洁者有所不为。

中庸是儒家学说的追求的理想状态,而达到此境界着实不是易事。退而求其次,狂与狷也是交友的不二良选。

除却择友的标准,孔门关于交友的原则也有严格的限制,他们最重视的就是信。

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

子夏曰:“贤贤易色;事父母,能竭其力;事君,能致其身;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虽曰未学,无必谓之学矣。”

一个人如若没有信用,是难以在社会上立足的。正如孔子所言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輗,小车无軏,其何以行之哉?”‘

如果说积极用事,洁身自好,信守承诺是交友时的一个参照标准;那么结识后的相处模式则是又一准则。

两个人刚认识时,会被对方身上的闪光点深深地吸引,可以卧膝长谈至东方既白。但是,两个人相处久了,这其中的关系不是越来越亲密,就是越来越疏远。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把握好分寸感,也就是儒家所强调的中庸。

子游曰:“事君数,斯辱矣;朋友数,斯疏矣。”

当我们身边的朋友生活出现挫折,或者说他的三观出现问题时,我们总想拯救他们于水火,以尽朋友之责。但是,如若我们却忘了分寸,朋友间的关系就会越来越疏远。

当我们想去劝诫一个朋友时,一定要记得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则止,毋自辱焉。”

生活中的我们若能处理好友朋这件事,那么我们的生活一定会锦上添花,此乃人生之二乐也。

知人性,明事理: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如果别人有的知识学问不知道不了解的,为人比较迟钝,暂时开悟不了,那也不要对他发怒,要宽容。

如果说学与习,友与朋是人的外包装,那么“人不知而不愠”就是人的内修炼。

从古至今,有才华的人犹如过江之帆舟,不计其数,而得志者却屈指可数。因而,这些人便有了一个专门的称呼——骚客。

骚客一词源自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《离骚》。“骚”,即牢骚,因不得志而作诗文以抒发内心的怨气。屈原主张实施美政,主张对内举贤任能,修名法度,对外力主联齐抗秦。但终究没有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,最终因小人诽谤而被流放。

最后因国都郢都被秦军攻破,自沉于汨罗江,以身殉国。因而那么史诗级的长篇抒情诗——《离骚》流传于世。

屈子历数自己的高贵出身,自己的悲惨遭际,自己的内心报复,最后带着一肚子的不甘消逝于汩汩的汨罗江。

屈子没有达到孔子所说的君子标准。不仅屈子,后世文人能达到这一标准的也很少。素有诗仙之称的李白是高呼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?”,盛唐田园诗的代表孟夫子苦吟“不才明主弃”,那忧国忧民的杜甫更是倒尽肝肠。可见,这“人不知而不愠”的境界是多么的高。

子曰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

然。如果屈子能足够了解怀王,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?如果太白知道玄宗早被高力士蛊惑,他又怎会如此落魄?如果孟夫子知道玄宗会驾临王维处,又怎会被放还?

现在的我们大学毕业后有的人,能顺利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,从而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发挥自己的才干,也算是得志了。而更多的人却频频遇挫,屡屡碰壁。此时的我们若能屏息静气,依然坚持着自己所坚持的东西,又何尝不是一种得呢?

不要太多的抱怨,不要太多的消极,内心能够古井无波,不知不愠,此乃人生之三乐也。

地址:邢台市桥东区邢州路2号 邮编:054001
Copyright(C) 2011 V2.0 河北省邢台市第七中学 冀ICP备11017214号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壹佰度